民工和老总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民工和老总 马龙已经有六个月没有在工地上搬砖了,他现在的身份不再是农民工,而是道德房地产实业集团保安部名誉经理兼总裁首席贴身保镖。
汝总裁,本名汝珍香,人称汝总,马龙在心里一直偷偷叫她女总,因为她下面已经没有了水。道德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CEO,二十年来一直如此。汝总年轻时曾是一三流北漂歌手,艺名乳歌,经常在炮场或洗浴中心的开业大典周年庆之类的活动上一展歌喉。那时道德集团还不叫道德集团,叫第二重型机械厂,厂长姓郭名企字经济。后来第一次大改制,第二重机厂更名为双轨机械制造公司,郭厂长摇身一变成了郭总。那年郭总刚满58岁,和前妻离婚十二年,育有一子。
在名花洗浴中心的开业大典上,郭总与乳歌二人不期而遇,子期伯牙,相谈甚欢,神交已久,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老汉推车,观音坐莲,最后屄跳鸡爽,再然后民政部门将两本红艳艳的结婚证书双手奉上。郭总对乳歌的评价是:歌好,乳好,屄更好。乳歌则称郭总身怀三宝:人老,鸡小,多票票。
那年汝珍香开了规模宏大的20岁庆生宴。两年后,郭总撒手人寰,一骑绝尘。
留下偌大个双轨机械公司和汝小寡妇。郭氏前妻携独子闻讯从美利坚奔杀而来,扬言要将小骚逼清身出户。可惜汝少妇不是被吓大的,这两年跟着老郭没少和京师地面上的达官贵人打交道,早都为自己日后打下了坚挺的鸡础。老郭被发死亡通知书的时候,汝少妇刚把李大院长的精液咽下肚子。
李公务绝对是个讲究人,你肯为我吃下去,我就把他们驳回去。院长大人调动公检法司四大班轮番拉练两位来自大洋彼岸的侨胞,逼得闹太套们痛哭流涕对灯发誓有生之年绝不再踏入天朝一步,了结了这场风波。自此郭夫人正式接手双轨,更名为汝总。年轻的汝总深知自己没有什么从商经验,唯一的办法就是全力发挥自己的优势:屄攻乳交。很快在京城上流社会里传开了一句话:平生未肏乳真香,刺穿万屄也枉然。在无数精浆液露的滋润下,双轨的业绩也开始了万炮齐鸣的辉煌。几年后双轨机械制造公司改名为北方女籽重工。可惜反思第一次大改制的浪潮越来越高,一时间无数上流纷纷落马,北女重工也成了众矢之的。
汝总急的大姨早到口腔溃疡痔疮重犯。某相好给她指了条出路,全身而退已经不可能了,索性壮士掰弯烈女卖屄,主动上交北女算了。带着卡卡票票去小生老家东南再寻人生第二春。一来你淫脉广泛炮友多多,雨露夫妻也是恩,没人那么狠心至你于死地;二来我爹出身东南,他老人家的门生故吏也能照顾你。
于是汝总到了东南,继续采取兵马未动肉肏先行的策略,先创东南外贸公司,再建南方实业,最后发展成了今天的道德房地产集团,一晃快三十年的云和月便过去了。汝总在自己还没发表的回忆录《讲述一个普通人自己成功的故事》(又名《女淫的道路》)上写道:能用屄解决的就用屄解决;屄解决不了的就用钱和屄解决;钱和屄都不能解决的,就用钱和屄解决他的领导去吧。
「啊……啊……啊啊啊……」
马龙用力将自己结实的大屁股猛顶了几十下,一股股白色浓浆喷进了被自己粗大鸡巴塞满的肉屄里。一颗颗汗珠从黝黑的脸庞上滑落到自己饱满的胸膛,然后继续滑落,滑落。他累了。
马龙以前怎么都想象不到三十三的自己会干了一个五十六岁的老女人,更准确的说是被她干。他不敢想,怕自己会恶心的吐出来。马龙宽厚的手掌摸上了瘫倒在自己身下女人的后背,无论怎么精心保养,都掩盖不住肉皮上的松弛和褶皱,摸着摸着他又恶心了。
汝总此刻觉得自己很性福,这个结实黝黑的雄壮身躯真的让自己爱不释手。
被这样一个雄伟的身躯抽刺鞭挞,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像强奸?不,不像,因为我心甘情愿并且高潮迭起。但是当这个黑塔一般的男人将自己高高抱起在自己的肉洞里肆意侵犯时,那种羞耻和渴望更激烈的交合感让自己酥软像棉花糖,无力抵抗无力反击只能任其淫贱。讨厌!讨厌死他了!以前从来都是我把男人们搞的精液四射,让他们哭爹喊娘。还有啊,以前找过的那些小白脸,总会甜言蜜语哄着自己腻着自己,哪像这头笨驴除了嗯嗯啊啊,再不就是肏翻我的时候吼的跟暴熊一样。真是的,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倔驴!哎,也不知道,我已经松弛的蜜穴究竟有没有让他满足。过几天抽时间去做个阴道收缩术吧,给我们的小黑一个惊喜。想到这里,汝总觉得自己的黑屄内面又开始痒,痒的想翻身上马。看着晶莹的汗珠从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一滴滴落下,性感极了,哦,不行了,我好痒。
噢~ 噢~ 小马小马?我来啦!
夜光下,一个老女人把男人按在身下,索吻着他的双唇,胸膛,闻着雄性独有的刺鼻汗香。下面的男人紧锁眉头闭着眼睛,似痛苦又似快乐的从鼻腔里不断喷出低沉的嗯嗯淫声,两只大手不断胡乱揉摸着肥腻的白肉,没有规律越来越乱越来越重。房间里刚刚散去不久的淫靡气味,再次弥漫起来,月亮的光线照射到地摊上的两个人,隐藏在黑暗中的不安躁动起来。老女人肥大松垮的白臀疯狂扭动起来,又一场激烈的肉战开始了……